不满媒体再挑“父荫”课题‧林时彬“火气十足”

作者: 时间:2020-06-14 分类:K嗨生活 评论:18 条 浏览:778

不满媒体再挑“父荫”课题‧林时彬“火气十足”(吉隆坡)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刚坐上民青团总团长座位的林时彬“火气十足”,他于今日(週日,10月12日)在询及父亲敦林敬益曾向副首相反映他不宜政坛却坚持参政的问题时,显得非常激动,并要求媒体勿再玩弄父子课题,令採访场面一度陷入僵局。林时彬甚至“大动作”反问记者,如果他日后中选为党主席,是否还会再问他同样问题。看来,林时彬是不满媒体一再挑起“父荫”的课题。林时彬週日在民政党总部受询时说:“为何不访问槟城州首长林冠英,说林吉祥认为他不适合当首长,看槟城州首长有何反应。”“我学到一样事情就是,在媒体面前没有所谓off record(谈话不发表),因为我曾经‘中招’,off record的谈话被刊登出来。”也因为这样,他表示,他这才会在媒体面前小心发言,以避再度“中招”。为免冷场,记者因此转移课题到他上任民青总团长后的计划,藉以缓和气氛。林时彬:我是独立个体林时彬过后也感到情况不对劲而作出解释,他是担心家人阅报后,对报章的“惊人”标题感到不悦,所以才会谢绝记者提问相关的问题。他坦承,他不喜欢记者把父亲林敬益向外人发表对他的意见套在他的身上,因为他认为,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对记者围着访问他,林时彬打趣说,他在媒体面前没有抽烟、没有“喷口水”,所以,记者都来访问他,令他感到非常“温暖”(热)。林敬益是出了名的烟不离手,而且在担任民政党主席及部长时常自嘲他讲话时常喷口水。所以,林时彬此言一出,记者都发出会心一笑。接纳各种族入党国阵成员应修党章民青团新任总团长林时彬认为,国阵各成员党应修改党章,接纳各种族的党员,从而可以在时机成熟时合併为国阵政党。他週日出席民政党大会,就首相提出的国阵整合为多元种族政党建议,作出回应。他坦言希望国阵有朝一日开放给所有人加入成为直属党员。不过,他认为,要合併为一个国阵政党并不容易,当务之急是国阵各成员党必须立刻作出改变。应顾及小党地位他个人认为,国阵各成员党可以先从修改党章,让各种族加入成为党员作为开始。“如果各成员党已是多元种族政党,那幺成员党的存在只是象徵性而已,届时大家就可以合併为一,成为国阵政党。”林时彬建议,国阵可以根据开放直属党员、各成员修改党章接纳多元种族党员、合併为国阵政党的顺序步骤完成多元种族政党概念。他认为,首相提出国阵成立直属党员的建议,应该考虑到规模较小的成员党。“有一些成员党的规模不是很大,党员很少。如果国阵开放让人直接加入成为党员,试问他们党的地位如何?”他声称,国阵各成员党应该顾虑到小党的地位和感受,避免因此受到威胁,毕竟小党也是国阵成员党。无论如何,他不愿说名国阵里头哪个成员党是“小党”。他表示,直属党员的提案应该寻求所有成员党的意见及通过。询及民政党是否“小党”时,林时彬说,根据他的推测,如以党员的角度来衡量党的大小,民政党于过去一年内离党的成员不超过100人,依然有25万名党员留在党内。此外,林时彬指出,週六(10月11日)的中央改选,槟城州中选4个中委职,显示代表们非常支持民政党槟城州领袖,所以,民政党日后欲收复槟城州仍有希望。他表示,他至今仍未向党主席或领导作出反映,但将在改选后召开的首次会议提出。18新中委上任矢言改革免党遭瓦解民政党18名新届中委即日起走马上任,他们坚持党必须回归基层和最初的斗争理念,改革重整党组织,否则民政党将遭到瓦解。4名新任中委,即原任中委兼妇女组署理主席吴秀丽和3名中央“新丁”,谢顺海(吉打州主席兼德卡区州议员)、徐达人和再也妍蒂(联邦直辖区妇女组主席),週日代表全体中委在民政党总部召开的记者会上,如此呼吁。他们矢言贯彻党所拟定的“一个愿景、一个使命、三大动力和八大策略(即“1138”)”,并协助吸纳更多自认为马来西亚人的人士加入,积极为打造多元种族政党而努力。他们强调,任何不道德及破坏种族和谐的言论,都不应该再出现。――他们的谈话,无疑是针对曾发表种族言论及羞辱民政党主席许子根的成员党领袖。他们声称,18名中委中,绝大多数是1957年后才出生的一代,年轻有魄力,认同自己是马来西亚子民。“我们有信心可以吸纳更多友族加入,时代逐渐转变,友族受教育程度提高,在参与政治活动上更具自信,大家都不会再侷限自己应该隶属哪一个种族的政党。”font color=blue>是否“受委”入中央谢宽泰:问主席吧<民政党总秘书拿督斯里谢宽泰输掉槟城州主席职后,宣布不竞选中央党职,至于是否能保住总秘书这个受委职位,他也不愿多说。他週日在民政党大会结束后,询及他在党内的未来动向,尤其是会否通过再次受委而重返中央舞台时,他支吾以对,多次哈哈大笑轻鬆带过。他希望媒体不要猜测,也不要把“如果你受委为……如果没有被受委……”等语句挂在嘴边,因为“週一(10月13日)会如何,没有人知道。”在记者紧迫追问下,谢宽泰只说“交由党主席决定”、“你去问党主席吧”,就是拒绝透露任何口风。他说,他不晓得自己会否再受委任,但无论他日后在党内有无职务,他还是会坚持为民服务,为党作出贡献。谢宽泰早前宣布不竞逐中央高职时曾露,民政党党选走向不健康道路,连他也感受到遭打压。週日是民政党全国大会的最后一天,也是谢宽泰卸下总秘书、大会筹委会主席及全国选举监督委员会主席任务的日期。对他在民政党内该扮演的角色,诚如他所说:“就等许子根发落吧。”‧2008.10.12

相关推荐